童简温Mie

底线:Kaylor Shoot

Cognitive Dissonance(2)

你的节操让汪吃了吗:

(1)


Taylor的假期有十天,时间足以将意大利草草游览一圈。最后一站,我打算带她去威尼斯,决心在摇摇晃晃的小船上和她坦白我的心思:那种拉私活的小游船很窄,我们面对面地坐着,膝盖靠在一起,后腰顶着船板;夜色升起,人放松下来,膝盖抵进彼此腿间。夜风有些凉,吹进裙摆,姿势亲密的好处还在于抵御寒冷。我会深陷在她的蓝眼睛里,毫无预兆地站起来,一脚踏碎平衡,在摇曳中牵起她的手,跪在她的脚边。我会跪在那儿,期冀她能体会到我的真诚和热忱。我希望她能再给我一个机会。郁烦或孤独的时候,多半我会在心里描绘这个场景,之后,人就会平静下来,或者陷入沉睡。


这个秘密的场景在我心里藏了很多年。一开始是幻想,后来变成幻觉,可我总能在里面找到安慰。如今,我终于有了将它变成现实的勇气。但Derek的一通电话将我的计划打乱了:


Anna提前抵达意大利,晚宴改为明晚举行。


这基本是他的原话。他气喘吁吁地,连多余的寒暄都没有,就匆匆挂了电话。半个小时之后,我收到了群发的邮件,里面是晚宴的电子请帖。第二天,我只得带Taylor赶往托斯卡纳,毕竟这次罗马出差的目的就是向Anna提交投资基金的半年报告。幸而Taylor并不清楚我对这次旅行的安排,只当这是行程的一部分。当得知要去哪儿时,她表情淡淡的。在我询问愿不愿意陪我顺便造访下Derek时,Taylor皱了下眉头。


“Derek也在意大利?”她停下了打开行李箱的手。


Taylor和Derek其实不熟,只在Cara的组织的聚会上见过几次,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Derek。


“他在这有处房产,Nick有时间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会来这散心。你没见过Nick吧?他们还有个儿子,叫Leo。”说起他的伴侣和孩子,Taylor轻轻点了点头。Taylor喜欢孩子。我马上告诉她Cara也会出席。这下,她的表情恢复了平和,又开始收拾,从最大的行李箱里翻出一条连衣裙。每到一个地方,即使只停留一晚,Taylor也会将日用品摆出来。比如熨挂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将化妆包展开,冲牙器电动牙刷洁面护肤面膜摆成一整排。欧洲酒店的浴室本来就不大,我的化妆包只好挤在角落。


Taylor是个讲究的人,多年前第一次去她公寓时,我就发现了。我还记得,她趴在床上气喘吁吁,指给我浴室在哪边。我裹着被单往那处走,推开门前回头望她。漂亮的金发动了动,仿佛感知到我,她转过来朦胧地看过来。“快点回来,”Taylor讲得软软地,她很少那样说话,除非是对着猫咪。我点点头。浴室和她的卧室差不多大,浴缸隔在巨大的玻璃门后面,离同样巨大的镜子有一张床那么远,空间奢侈地横在中间,为存在而存在。镜子下面,各种瓶瓶罐罐像化妆品专柜一样陈列成排。等视线从那些擦一次等于我吃一顿饭的小瓶子上离开,镜子里是我惊诧的脸。脸上,脖子上,遍布着Taylor留下的唇印。我打了个颤,觉得冷,裹紧了床单,缓缓坐在马桶圈上,一条条思绪慢慢浮上心头,好比溺死后的尸首,隔一段时间才能浮出水面。我想起这公寓在多棒的地段,这房子看起来有多舒服;而我住在什么地方,要多有钱才能将浴室打造得如此漂亮。我了打消了留宿的念头。


 


Derek的三层别墅建在半山腰,离佛罗伦萨十几公里的样子。最漂亮的地方莫过于它的游泳池,看起来有网球场那么大,四周围镶的石板像刀锋一样劈开山势,给耸在半山腰的古堡硬生生开辟了一片平台。我们住在附近的酒庄,抵达时,平台上的几个VIP车位已经停满,想必Anna已经来了。


Cara在大门口等我。车停稳后,站在她身边的保镖帮我拉开车门,她自己则是低头往车里张望。看到Taylor后,她兴奋地跑过来,帮Taylor打开另一侧的车门。两个人拥抱之后,热切地聊了起来。这是我决意带Taylor来的原因之一,Cara也在,Taylor不会觉得无聊;另一个原因在于,我想是时候让她真正了解我的工作了。然后,是过安检。Cara抱臂站在一旁,嘱咐侍者将我们的外套挂在最外面,眼睛若有似无地瞟在Taylor身上,观察着她的表情。即使出发之前,我跟Taylor说过,这些有钱人把命看得很重,晚上可能有保镖或者安检。但我能看出来,保镖拿金属探测器在她身上扫来扫去时,她还是有些吃惊。我一直盯着她看,忘了摘下项链,探测器从胸口划过时,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小姐,您的项链。”检查我的保镖面无表情地说,眼睛扎在我领口那块璀璨夺目的挂坠上。金灿灿的圆盘上面密密麻麻镶嵌着小钻石,怎么看都是条上等货。


“抱歉。”我这才回过神,把链子摘了放进单独的小篮子过机器。我目送着项链缓慢被机器吞噬,即使它看起来不菲,外面那层金和镶钻也确实价值连城,但里面永远是一块铁。


我想让Taylor挽着我,那样走进大门时,每个人都会觉得我们是一对儿。但Taylor和Cara从见面起手就没有放开过,于是我只好牵起她另一只手,三个人一起进屋。会客室在就一楼,里面喧哗得很。当我把Taylor介绍给Derek和Nick时,我犹豫了一秒,还是用了‘my best friend’的称谓。我确定了,Taylor真的不大喜欢Derek这人。即使他为人慷慨,又风趣幽默。他致力于做一个好主人,让每个客人宾至如归,对Taylor也不例外。先是夸赞Taylor今晚的着装,只得到一个礼貌的“谢谢”。然后,他从侍者那给我们每人取来起泡酒,开了个关于酒的玩笑。Cara笑得前仰后合,我也乐起来,但Taylor只礼貌地微笑着,像是在说,是的,我承认你说了个笑话,仅此而已。Derek摸了摸胡茬,见有其他客人来了,马上离开了我们。直到晚宴入席前,Nick都陪在我们身边。Taylor与这个高大白净的中年男人更合得来。话题很快就从房间的装潢转移到两人的工作上。


“我没有在医院坐过诊,毕业后开了一家私人诊所。”Taylor边说边把照片还给Nick,照片里是他们的儿子,四五岁的样子,抱着个足球,有着和Derek类似的棕色卷发,看起来健康又漂亮。Nick把照片塞回钱夹,合上前,还盯着孩子的笑脸。他抬起头,讲起自己的工作,现在纽约大学教哲学。我听得百无聊赖,耳朵飘到了旁边几个人的谈天里,可讲得不是打马球,就是新上任的市长,我更加无聊。Cara显然也听得不走心。但Taylor时不时地点头,很感兴趣的样子。Nick兴致很高,讲完物理哲学,开始感慨:“我喜欢现在的工作。尤其生活在校园里,到处是和Derek的回忆。我和Derek是读书时认识的,我在哲学系,他在法学院。那时候Derek可不像现在这么稳重,是个‘坏男孩’。对了,那时Cara也在读法学院,应该有印象的。”


Taylor显然对那段历史更感兴趣,又问了几个问题。我疑惑地皱起眉头,看了看Cara,Cara没什么话,低头小口啄着酒。这时,侍者走过来和Nick说晚宴已经准备妥当。我耸了耸肩,跟其他人一起往餐厅走。


餐厅里也有十几个人,再涌进十几号人,开始显得拥挤。但这群人像怕场面不够热闹似得,扯着嗓门说话,用力地笑着;路过Anna的座位无一不上前寒暄两句。社交旺季已经过去,在座这些人(基本都是在纽约通过Derek认识的)不是去了西海岸,就是去了国外躲过严冬,春天回来后再见,皮肤都会晒深两个色号。所以,在意大利遇到他们,有种春假返校季的错觉。这些人的生意和Anna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以至于Anna临时兴起,早一周来附近酒庄采购葡萄酒,他们就扔下了海边晒太阳浴的老婆孩子,或者是一起度假的情妇,跟我一样,紧赶慢赶地吃这一席晚宴,品Anna这季看中的葡萄酒。我戒酒好几年了,但这种场合都会喝一点,然后和其他人一起称赞Anna选酒的品味不俗。吃完开胃小点,酒夸得差不多了。前菜上来前,Derek作为晚宴的主办人,做了简短的致辞。他感谢Anna今晚的到来,我虽然坐在偏桌,也跟着所有人,一起望向那个女人。Anna Wintour显然是习惯这样众人注目的,显得更加神采奕奕,一双眼睛藏在棕色墨镜后面,似乎回视着每一个人。我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大,皱纹在她脸上仿佛不具有衰老的意味。她很少说话,搞得好像目光就能传达她的意思。我刚认识Derek时,他就告诉我她是传奇。但那时,在一文不名的我的眼里,不到30岁就成为曼哈顿顶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Derek,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了。传奇的传奇,让我不得不敬畏。但传奇,流传的都是需要传递的故事,不为人知的一面自然叫人不得而知。Derek刚进事务所时,替一个富家子弟上诉成功,撤销了一级谋杀指控。这样的官司他赢了很多,代理费又高,便有了拿钱替人消灾的名声。我认识Derek时,他已经是Anna生意的代理律师了。什么样的生意,要刑事律师来代理?在有答案之前,我是有这样的疑问的。等我有了朦胧的答案之后,我跟自己说好奇心害死猫。我打理的是钱,钱本身干干净净,半分罪恶都没有。


主菜上来不久,Anna便起身,带着几个我不熟识的人往门口走。Derek和我说过,如果Anna对我的报告有疑问,会在晚宴后找我单独谈。这种场合我不是第一次参加,前几次也是类似的聚会,也是来交报告,我人到了,但Anna根本没有和我说上一句话,更别提单独谈了。大约这只过亿的基金对她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可单这一份佣金就能让我过上理想的生活。又或许Anna这种人已经不在意数字意义上的金钱了。譬如我胸前这块挂坠,明明只是块铁皮,她觉得特别,拿去赏玩,第二天送回我手里,便镀了金,那刻着九尾猫的纹路,被生生镶了一层碎钻。这样的人,哪会在意零点几个百分点的涨跌。我坐在门口附近,往这边走时,Anna看见了我,冲我点了点头,视线在我胸前的链子上停留了一瞬。我赶紧站了起来,膝上的口布掉到了地上。全场可能只有Taylor不清楚Anna的身份,弯腰帮我去拾口布,等她直起腰,Anna已经出去了,保镖关上了餐厅的大门。


我坐下后,侍者走过来,问我要不要添酒。第三杯了。还没等我开口,Taylor咳嗽了一声。我望向她,她若无其事地继续切鱼块。我笑着对侍者摇摇头。


“看什么看。”Taylor禁不住我一直盯着她,先开口了。


“你今晚这么漂亮,我忍不住多看两眼。”


Taylor是不经逗的,“哼”了一声,转头和Cara接着闲聊去了。我喜欢这样逗她,喜欢她微红的脸和眼睛里闪着的光。就是类似这样的时刻,给了我带她来意大利的勇气。想到这,我牵起她的手。


她的手软软的,任我牵住。


~~~~~~~~~~~~~~~~~~~~~~~


这是一个轻微燃烧脑细胞的故事。

童话小镇{Karlie生贺}【2.龙猫奇遇记】

祝最美最帅的Karlie生日快乐啦啦啦啦啦!!!我在INS上也发了祝福不知道她能不能看见🌚愿上帝保佑你🙏愿Kaylor白头偕老❤️
灵感来自于我CP,本来我要艾特她的结果她说她的就是我的不用艾特所以我就没艾特了,但还是说一声☺️
我也是一个宫崎骏死忠粉啊啊啊,贺文是我废弃了刷题的时间写出来的,足以见我对狗子爱的深沉,所以请Karlie大金毛一定要好好的!!!开学就有两个考试的我想要撞墙了ಥ_ಥ(就想问问有没有中国海洋大学的Kaylor党)



夜晚,在满夜繁星的照耀下,Karlie把Taylor放在自己怀里,给她看着自己以前出去旅游时所拍摄的风景。


“这是纽约的时代广场”“这是尼亚加拉大瀑布”“这是渔人码头”“这是迪斯尼世界魔幻王国”Karlie刚准备继续说下去,怀里的小家伙就抬起了金色的小脑袋,抖着头上毛茸茸的喵耳朵开口了:“Karl!我住的大苏尔森林比这些地方都好玩呢!Karl要和我回去看看吗?”说罢,睁大了水汪汪的蓝眼睛,还配合的摇起了毛茸茸的尾巴。

Karlie一口答应下来,然后捞起小可爱一通乱揉乱亲。



两人驾驶着敞篷轿车沿着加州一号公路向大苏尔森林前进,遇到好玩的地方就停下来放飞自我。Taylor摘了一朵小黄花,吧啦着Karlie努力爬到她的身上别在了她耳边的头发上。这朵小花见证了两人在阳光的包裹下相互依偎,见证了两人在沙滩上旋转跳跃我闭着眼,见证了Karlie在沙滩上写下“Karlie❤️Taylor”的字样。


天空中繁星闪耀,说不定会有好事发生呢。


夜深了,车终于开到了目的地——大苏尔森林。Taylor兴奋的在前面飞快的跑着,带着Karlie穿越错综复杂的森林,来到了一个泛着隐隐银光的湖边。


“Karl,这里是不是很漂亮?”Taylor用手滑着湖水。


“对啊,这里简直就像一个梦境一般。”Karlie目光里闪烁着点点光芒,温柔的看向旁边的专注于玩水事业的小猫咪。


Taylor看似毫无章法的在水面上乱画,实则不然,因为她召唤出了一个水泽仙子,水泽仙子带了两个精美芬芳的花环给这对恋人。


Taylor将花环认真的给Karlie戴上后,再草草的把另一个花环戴在自己头上,迫不及待的拉着Karlie走向了离湖很近的一个树洞旁。


“Karl,等下会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惊喜哟!”说完,Taylor毫不留情地往Karlie屁屁上一踹,把可怜的大高个踹进了树洞中,自己也紧跟着跳了进去。


噗咚!啪唧!两个人摔到了一片大荷叶上。


Karlie睁开了眼睛。


由参天大树组成的碧绿的天空,阳光从树叶缝隙中射进来,与绿叶的反射光相印成趣。身旁全是不知名的却又异常美丽的各种各样的植物,还散发着阵阵清香。


回过神来,却看见和自己一起进来的那个人儿已经和两个肉团打闹在一起,还时不时兴奋的朝她叫道:“Karl!快过来!我要把你介绍给我最好的朋友龙猫家族认识!”


Karlie无奈的笑了,滑下荷叶,走向依旧在打闹的…三只猫,抱起来把她们抱在了怀里。两只小龙猫看到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来了十分开心,蹦哒到了Karlie的肩膀上就不肯下来了。Taylor在Karlie怀里拱了拱,努了努嘴示意Karlie往前面看。


“哇!这是传说中的大龙猫嘛!!!”


“是啊!Karl跟我来!”


Taylor带着Karlie爬上了大龙猫胖乎乎毛茸茸的肚子上,然后调皮的撩拨了一下大龙猫的胡须。大龙猫在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之后终于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大龙猫!你看!这是我的girlfriend Karlie!今天是她生日,所以我想带她回来看看你!”


大龙猫笑了,扶着肚子上的四只站了起来,走出了自己的树洞,然后让这四只扒在自己的肚子上。


大龙猫开心的转了几个圈,踩上自己的飞行器,飞上了天。带着她们在森林里看了一圈以后降落在了森林里最高的一棵树的树顶上。怕她们被夜风吹生病,大龙猫还贴心的用自己的厚厚的毛圈住她们。


“Karl,生日快乐!我爱你❤️!”Taylor开心的依偎进Karlie的怀里,看着自己完美无缺的爱人。


Karlie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夜空,把自己怀里的人儿搂的更紧了些。


我拍过日出日落和璀璨星河,我叹过巧夺天工和波澜壮阔。我见过许多美景,但遇到你之后,所有的美景,都不如你。



-END
我真的超想躺在大龙猫的肚子上ಥ_ಥ
最后再祝Karlie狗子生日快乐啦!!!箱姐要给自己的老攻庆生哦,就算我们不知道也行∠( ᐛ 」∠)_
也希望箱姐官司顺利,K狗子好好陪着自己的老婆,就算我们不知道也行∠( ᐛ 」∠)_

雨夜

这是一篇kaylor h

答应了 @Kim hill 肉肉终于炖出来了,我真的要吐魂了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700277546&uk=2553421538

应该不会被吞吧...忐忑...

相信我,这是一锅十分美味甜美的肉

文字内容(放毒)

We fall in love till it hurts or bleeds or fades in time([state of grace])...but that isn't what I want. Karlie, please give me a smile which is made of 100% sunshine. I think, my tears can perfectly reflect your charming smile. Where are you now?
Taylor Swift

Long handwritten note is deep in my pocket, how little they mean when you're a little too late. I know, we both wake in lonely beds in different cities. (adapt from [Sad Beautiful Tragic]) The secular leads to the break up. We can't be lesbians. And we don't have enough force to fight against it.
Karlie Kloss

第一次做手账,太久没写字的我表示都不会写字了🌚看看就好娱乐娱乐🌚我就是来炒一炒这一对冰山冷CP的🌚至于为什么放毒,可能是来自于我对某个懒女人的怨念吧🌚

关于为什么TS6=NEVER的一个脑洞

Karkie在树姨和保镖团的掩护下乘着Taylor的保姆车到达了Taylor在纳什维尔的公寓的私人停车场。谢过保镖和树姨后,她快步走向电梯,按亮了前往13楼的键。

Karlie拿出钥匙开了门,是一阵轻快悠扬的钢琴声迎接的她。Taylor正在写着新歌。“真是一个勤快的小家伙。”Karlie默默念叨着,“连自己老攻来了都不知道。”

“Hey,TayTay,休息下吧!我带了你最爱的小饼干来哦!”Karlie站在琴房门口,笑着对沉浸在音乐中的人儿说。

Taylor闻言,停下了按着琴键的手,小跑着扑进了Karlie的怀里。“抱抱~”Taylor嘟起嘴撒娇。

Karlie将自己的小猫抱起来转了几个圈,然后亲吻着爱人的金色头顶,再是小巧圆润的耳珠,最后含住了瞧瞧软软的红唇。“还真是像英国的布丁呢。不,比布丁还要美味。”Karlie在心中暗暗想着。

一阵热吻过后,Karlie一个公主抱抱起了Taylor,把她的女孩放在沙发上后,她去厨房取了一个精致的碟子,将自己烤的各式各样的小饼干放进去,再倒了两杯全脂牛奶,一起端到了茶几上。她拿起一块纽扣曲奇,递到了埋在自己怀中的人儿的嘴边。

Taylor像一只小猫一样啃着饼干,眼睛一转,脸上立马换成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Karl你看我们都有半个月没有见面了,你一心扑在了Kode With Klossy项目上,冷落了我那么久,你说你要拿什么安慰我这颗受伤的心灵?”说着还带上了一点哭腔。

我明明每天晚上都有和你facetime几个小时好么,斯威夫特小姐,Karlie在心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暗自腹诽到,但看着Taylor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还是开口问道:“嗯,那么我的小公主,你想让我做什么呢?”

Taylor见金毛上钩,喜笑颜开,抱住了Karlie的手臂:“你是知道1989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的,现在我要做出比它更好的专辑,则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我不仅要有过硬的歌词和旋律,我还要有新的创意。”说到这里,Taylor顿了顿,看到嘴里塞满了饼干犹如一只小仓鼠的Karlie用力点了点头,再接着说:“所以呢,我为我们俩写了一首歌,我们一起唱好不好~”

Karlie刚伸出的去拿牛奶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另一只手颤微微地指向自己,艰难地咽下口中的食物,问了一句:“你,让我,和你,一起,唱歌??!!树姨会同意吗?”

“我都已经和树姨讲好了,到时候就说这是一首友情歌。而且这首歌我都已经写好了呢!我现在就上去拿!”Taylor撒开脚丫子,蹬蹬蹬地跑上楼去,留下一只凌乱的Karlie。

Karlie听到脚步声,抬头望去,看见Taylor拿着几张纸和一把吉他下来了。“Crap,也许没那么糟糕呢!”Taylor把其中一张纸递给Karlie:“我不会太为难你的,你只要唱一小段副歌部分就好。你先熟悉下歌词吧!”

For Her.

During weekend calling

She said' She loves me more than you will ever know'

I said' May the fourth be with you'

Hearing her blooming smile

I feel spring is in my steps

Karlie看完这段歌词,感觉自己内心暖暖的,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抱过一旁的Taylor就是一阵热吻。

“Honey,我们来唱歌吧!”Taylor整理了一下衣服,拿起一旁的吉他,开始教Karlie唱歌。

你问我然后?当然是老霉嫌狗子五音不全开始嘴把嘴教唱歌了。当然狗子也充分发挥了自己五音不全谱子不认的天赋愣是到现在一个调都没学会。你问我为什么?因为…

“Karl,来,跟我一起唱,duo…唔嗯!不要乱动!”

“干什么唱歌哦,老婆你身上好香香的,我好想亲亲的…”

所以,TS6可能永远也soon不出来了【摊手】

-END

PS:我是一个纯理科生,也是五音不全谱子不认的那种,大家不要吐槽那段歌词了,那是我从狗子的INS上摘下来硬凑出来的【不是有人说1989中一些歌词在发行前就出现在了狗子的INS里吗】
PPS:小青那个懒女人可能抱着TS6睡死在了洞里了厚,我攒的钱都够买几张TS6了懒女人还不出现😭
PPPS:希望大家喜欢这个脑洞,喜欢就给点红心和评论吧!

童话小镇(养成系)

这应该是一大块小甜饼(⁎⁍̴̛ᴗ⁍̴̛⁎)
每一章都是一个故事(*≧ω≦)
不定期更新(>﹏<)
希望大家喜欢( ・᷄ὢ・᷅ )


1、【捡到一只小猫】
阳光暖融融的,照在高大建筑物的外墙上,努力与玻璃外墙的光泽融合在一起。

Kloss集团大楼顶楼。

“Karlie,今天你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表现的非常出色,晚上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去!”Kurt望着眼前的女儿,甚感欣慰。“真是吾家有女初长成啊!”笑着拍了拍Karlie的肩膀。

“嗯,我们去Milk Bar吧,那里的蛋糕和小饼干最好吃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去那里吃饭了…”说着说着嘴角还微微扁了下去,生怕自己崇尚绿色饮食的爸爸不同意去吃那些甜品。

Kurt看着自己女儿努力装的可怜巴巴的样子,笑了笑:“好,就听你的。”




华灯初上,小镇虽喧嚣但装满了幸福。

“Hmm,真好吃,Karlie你挑的地方真不错!”Kurt嘴里塞满了东西,挂着奶油胡子,跟一只松鼠一般在说话。

“拜托Daddy,您好歹也是Kloss集…”Karlie白眼还没有翻完,就被桌旁边探出的小脑袋给吸引住了。

是一只猫。一只纯白色的折耳猫。

小猫看到有人在看它,睁大了剔透的蓝眼睛,耳朵往下折了一折。

"OMG! she's sooooooo cute!!!!"Karlie两眼泛着星星惊叫着。终究按耐不住内心想要抱抱这团毛茸茸的渴望,伸出双手把小猫抱了过来,顺着软绒绒的毛。

“Meow~”小猫软糯糯地叫了一声,耳朵又往下折了一点,扭着小脑袋蹭着Karlie的手。

Karlie用勺子挖了一点奶油慕斯,送到小猫嘴边。小猫伸出小粉舌试探性地舔了舔,瞪大了蓝眼睛,毛茸茸的尾巴一甩一甩地开始吃了起来。

“Daddy我们收养它好不好!”Karlie手指翻飞,不停的抚摸着小猫的毛。

“你喜欢就收养吧。而且我相信你妈妈出差回来看到这个可爱的小毛球一定会喜欢它的。”Kurt同样双眼放光地看着这团白色的毛球。




Karlie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柔软的床里。被软软的被子包围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就像躺在云朵里一样。

Karlie挠着四仰八叉躺在自己腹肌上的小猫的肚子,琢磨着该叫它什么好。

一个灯泡亮起。“Hey,小家伙,我叫你Taylor好不好~”

“Meow~”小猫翻了个身,蓝眼睛里装满了欢喜,耳朵动了动。

“天哪!你能听懂我说话!”

“Meow~”耳朵又动了动。小猫打了个滚,变成一个真正的毛球滚到了床脚,duang 的一下变成了一个金发蓝眼的小萝莉。

“我住在Big Sur森林里哦~然后趁着大龙猫不注意一个人跑出来玩,后来饿了,只好向你们讨要食物了…”小女孩说着说着头就低了下去,白白的小脸上浮出了两片红晕。

Karlie的心都要被萌化了,她把眼前这一只小可爱捞进自己怀里,放好,摸着她的金发:“TayTay,让我永远为你吃奶油慕斯,好不好?”

“好!”

-TBC

我要来炒一炒这一对湖底冷(并不)CP🌚
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欢迎留言~你们是我写文的动力~
新手写文请各位大神多多包含~
请用一点小红心鼓励我嘛~么么哒~